收购MPS踩雷余波仍未平,招商银行向光大证券索赔34.89亿元

收购MPS踩雷余波仍未平,招商银行光大证券索赔34.89亿元

现在 ,本案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证券的影响暂无法精确 估计。

马晓甜

收购MPS踩雷余波仍未平,招商银行向光大证券索赔34.89亿元

  记者丨马晓甜

  光大证券海外投资失利惹出的麻烦还在继续 。

  5月31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布告 称,光大资本于近日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应诉告诉 书。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浸鑫基金”)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对光大资本提申述起因讼,要求光大资本实行 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现在 ,本案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精确 估计。

  光大证券表明 ,因相关事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经自查发现名下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基金份额已被请求 产业 保全,触及 相关银行账户资金约为 57.76 万元;相关投资本钱 约为 43.88 亿元。

  “光大资本为公司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事务 ,其营业收入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十分 小。现在 ,本公司运营 管理状况 一切正常,财务状况稳健,流动性充裕。公司对相关事项高度注重 ,积极应对,将进一步核查相关状况 ,督促相关子公司积极采纳 各种措施,切实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利益,并及时披露相关后续进展状况 。”光大证券称。

  回忆 这起失败的境外并购案,2016年,光大资本的部属 子公司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牵头设立浸鑫基金,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65%股权,光大浸辉担任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公开信息显示,浸鑫基金是一个典型的结构化基金,包括 优先级、中心 级和劣后级。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6000万元,暴风集团劣后出资2亿元,招商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作为优先级资金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

  光大证券在此前的布告 中提及,浸鑫基金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完成 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当 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未能按原方案 完成 退出。为此,光大证券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算计 15.2亿元,减少公司利润总额15.2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亿元。

  此外,依据 光大证券年报披露,2018年10月22日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经济交易 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签发的仲裁告诉 。请求 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与光大浸辉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争议事宜,请求裁决光大浸辉(浸鑫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向其支付投资本金、投资收益、违约金、律师费、仲裁费等算计 人民币约45,237万元。

  光大证券同时也将暴风集团告上了法庭。2019 年 3 月 13 日,光大浸辉作为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与浸鑫基金一起作为原告,以暴风集团及其实践 控制人冯鑫为被告,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诉讼。因暴风集团及冯鑫未实行 相关协议项下的股权回购义务而构成违约,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因不实行 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包括浸鑫基金下设特殊用意公司的银行借款 利息、已向相关投资人支付的利息以及其他费用,算计 约为 75,118.8 万元。

  在惨遭巨亏、诉讼缠身的同时,这一海外项用意踩雷也引发了光大证券高层的大改动 。

  布告 称,光大证券董事会于2019年4月28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薛峰先生的辞呈,薛峰先生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依据 《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则 ,薛峰先生的辞任自辞呈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薛峰先生已确认,其与公司董事会并没有 定见 不合 ,亦无其他因辞任而需知会股东的事宜。

  同时,光大证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于4月29日下战书 在上海公司总部召开,会议以12票全票同意,审议通过了《关于推举 闫峻先生担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同意闫峻担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执行董事)。其董事长任职将自监管机构批复或同意之日起生效。

  正式任职董事长之前,闫峻先生将作为副董事长实行 董事长职务。

  因为 对此事负有领导职责 和管理职责 ,薛峰被要求在3月25日携带有用 身份证件到上海证监局承受 监管谈话。光大证券也被指出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对子公司管控不力,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二是公司对重大事项未严厉 执行内部决策流程;三是公司呈现 风险工作 时,未及时向中国证监会及上海证监局陈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