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一平:回归本源 涅槃重生:中国商业银行的应战、转型和未来

  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布景 下,科技高速开展 和金融脱媒导致中国传统商业银行面对 前所未有的巨大应战 。本文认为,商业银行作为中国金融的主力军,需要回归本源,以现代科技提高 效能 实体经济的能力,严厉 把握 防备 金融风险的底线;也要深化 知道 转型开展 的必定 性和紧迫性,及时布局,谋划未来,完成 涅槃重生。

  经济放缓与杠杆高企

  中国经济从高速增加 转向高质量增加 阶段,经济增速下滑有着必定 的原因。首要 是市场的饱和。回忆 前史 ,农耕时代,战役 的用意是抢夺 人口和土地两大出产 要素;工业时代,主要抢夺的是市场,包括原资料 市场和产品出售 市场,例如抢夺 殖民地,实践 上旨在开放通商口岸而不是掠取 人口和土地。事实上,一战和二战,对市场的抢夺 都是战役 隐秘而深化 的本源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关于 制造业来说,市场就是这个支点,因为制造业关于 市场的渴求是无限的,只有扩展 市场才干 下降 本钱 和获取超额利润,市场就是利润和增加 。二战之后,维持世界相对和平的,与其说是核威慑,不如说是布雷顿森林会议确立的国际钱银 体系和随后诞生的关贸总协议 及其进化后的世界交易 组织(WTO),它们为全球市场的瓜分确立了明确的市场化规则,从而完成 了以遵循和使用 规则而不是以血与火的战役 来取得 市场的竞争格局。在这个过程中,从马歇尔方案 促进欧洲经济飞速开展 开始,市场的开放使得融入全球化的国家和区域 次第迎来了经济的迅速开展 ,如日本、亚洲四小龙、金砖国家等。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后也因市场的开放和加入WTO而开展 成为交易 第一大国,可以说是使用 这些规则完成 制造业高速开展 和经济腾飞的典型典范 。“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一方面反映了中国制造业对全球市场的开疆拓土,另外一 方面也为当下如火如荼不断晋级 的交易 摩擦埋下伏笔。在市场趋于饱和的状况 下,中国制造业不可能无限制地继续 开展 下去。因此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制造业利润的滑坡、交易 摩擦的兴起,改革现有国际钱银 体系和交易 体系的呼声也开始呈现 。其次,效能 业的崛起,也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 下,中国拉动经济增速的“首架马车”进出口逐渐让位于“提振内需”,中国经济转型晋级 过程中伴跟着 效能 业占比的不断提高 ,2013年中国效能 业添加 值占比初度 超过第二产业,效能 业成为第一大产业,2015年效能 业添加 值占比开始超过50%。效能 业的增加 不只 体现 在添加 值占比的提高 ,就业、投资、对国内出产 总值(GDP)增加 的贡献、外商直接投资(FDI)占比等方面相同 都体现 出了逐步增加 的趋势。但与制造业不同,因为 传统效能 业大都 不能完成 全球自在 流动,因此市场在一定程度上遭到 限制,不可能通过快速扩张完成 类似于制造业的高速开展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业态不在此列)。因此我们一方面看到制造业日趋价廉,效能 业日趋宝贵 ,另外一 方面跟着 效能 业在经济中的占比上升到50%乃至以上,经济增加 速度必定 开始放缓。

  所以,我们看到,传统制造业市场的饱和与效能 业占比的上升,必定 导致中国经济增加 的放缓。

  由市场饱和导致的经济放缓,迫使传统制造企业继续不计结果地扩展 负债和出产 规模,饮鸩止渴,以期通过规模效益挤压同侪,维持出产 和生计 ,而以银行直接 融资为主体的中国金融效能 体系,以及银行本身 的扩张激动 ,又一起推进 了传统制造企业的过度举债开展 ,进一步推高了企业的杠杆率。但因为 市场的日趋饱和与萎缩,传统企业运营 承压,成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主力军,商业银行风险骤增。而代表未来新动能的高科技行业等新兴业态、新兴经济却很少 占用杠杆,其资金来历 底子 都属于直接投资。中国传统商业银行面对 前所未有的巨大应战 。

  回归本源与金融脱媒

  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传统企业严峻 依赖银行资金,跟着 市场饱和乃至 遭到 当下交易 保护主义的影响,传统企业通过提高市场占有率以期薄利多销的日子现已 一去不复返了,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低的收益率和越来越高的杠杆率,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事实上,中国银行业表外事务 近年来规模继续 扩展 ,也从旁边面 反映出中国以直接 融资为主的金融效能 实体经济的模式现已 道尽途穷。近年来监管层出台的一系列监管举措促使资金回表、去通道、打破资管刚兑,正本清源,也是旨在促使银行业回归本源。